2009年1月24日 星期六

品川家族的尋根之旅,與我家族共有的回憶

人是不是老了,就會開始他的尋根之旅。那我是不是也老了!也會開始找尋我們家族的歷史根源。

CRW_7382

爺爺往生已經快一年了,其實把照片數位化,是我之前就想弄的,但那時還在上海工作,來去匆忙,這次回到老家,才跟媽媽提起要把爺爺的照片都掃描起來,做成數位的檔案。也把我們四個兄弟姊妹的照片都掃描起來,不然都流落四處,東缺西漏的,反正現在時代進步,翻拍或掃描都可以,將來家族裡的人都可以擁有一份電子檔,也不錯!

翻到一張紙,寫著:
新竹州桃園郡大園庄雙溪口下縣厝子224番地,
昭和18年12月3日來花蓮廳吉安鄉,後 鳳林郡鳳林街213番地

這大概是爺爺寫下來的一張紙條,爺爺約15歲左右跟著家族一起從桃園到基隆搭船,到花蓮港下船,先居住在吉安,後來才搬遷到鳳林的。但是跟昭和十八年來對照,當時差不多是二次戰爭末期。這跟我印象中的年代有點混淆,記得當時爺爺說約15歲左右來花蓮的,但1943年似乎他已經接近30歲了,那時候應該也在南洋當日本軍伕。不過這個等之後再做求證好了,麻煩的是,奶奶已經九十三歲了,腦筋不太靈光了,怎可能回答我這些問題,傷腦筋。

翻著翻著,竟然就翻到一張,搭啦~~
爺爺的老照片

據說那是民國67年,原住在我們家的日本農夫後代(品川友次郎家族,品川日出男為後代)回來我們家尋根,剛好我當時四歲,正是可愛的小朋友,那位小時候在鳳林長大的日本阿姨,很喜歡我,就幫我拍了一張照片。

爺爺的老照片

這幾張則應該是我們自己拍的照片,
CRW_7382

嗚~ 我覺得......我小時候比較可愛,媽媽說:當時上一張照片裡穿白色衣服的日本阿姨想認我當乾兒子呢!大概是太可愛了吧!
CRW_7380

據爺爺以前告訴我的故事,當時日本戰敗,日本農夫家庭被迫要離開台灣,當時會私相授受給認識的台灣佃農,爺爺他們兄弟就這樣"憨膽"(台語)承接日本農夫的產業,其實心裡也是盤算,反正也是窮,不如賭一下,如果國民黨將來清算,大不了就是被關,總比窮死來得好!

但對於他們移民來說,鳳林已經是他們兩三代在這裡居住的地方,最小離開台灣的兩姊弟還是在台灣出生長大的,心中總有些不捨。

他們回去日本後,還有寄照片給我們,也寫他們的母親看到從台灣帶回去的菸葉時,心裡很激動。

爺爺的老照片
下面是請朋友"克蘿蒂亞"幫忙翻譯的一段文字:

今年剩下的日子也不多了

這次有幸打擾,
見到了健康的伯伯阿姨跟大家
真的是非常的幸福

每次都承蒙你們溫暖的接待我
真的非常感謝

我將收到的土產-菸葉給母親過目
她非常的高興開心
真是很謝謝你們

我把照有你們大家的照片一起附上

天氣變化甚劇
大家平時起居一定要多保重身體
希望還可以見到大家

賢(KASHIKO)


我想,這就是人對於一塊土地的感情。很多人從來沒離開這塊土地,忽視這塊土地對他們的重要;但對於一些已離開的人來說,即使是這個日本家庭,他們不是台灣人,但畢竟台灣有他們世代的回憶,我想他們的後代一定還會傳述著這段歷史,只是會越來越淡。我能做的,大概就是把鳳林的一些菸樓、或是遺跡寄給他們看。

PS : 這裡剛好有一篇文章 <<日本人品川友次郎的回憶>>就是品川友次郎先生對移民台灣的一些感想。
也得知我們大榮里大榮四路這個屋子,在日據時代叫做 "花蓮港廳鳳林區林田村字南岡十七番戶"

4 則留言:

eureka 提到...

你這篇的紀錄實在很棒~
原來這塊土地上還有著這樣的故事

小時後的你也很可愛!!

yangchihhao 提到...

嘿呀!

我的幾個朋友看到也都這麼說我以前比較可愛!嗚!~打擊真大~

嗯!媽媽他們現在也會懂得保留文化與上一輩的記憶,還交代我要把這些日據時代的地址留著。很可惜爺爺在我去上海工作的這一年往生了,不然經由他親口敘述的口述歷史用DV錄起來,應該很棒!現在就只能靠爸媽所聽到的轉述,很可惜。

kunst 提到...

真是奇妙的感覺...

很高興看到大榮一村的後代是學視覺藝術的

而且還是跟品川家族有關的人

(那個鳳林煙樓暖心房部落格 是我們幫鎮公所設的 所以看到你的尋根文章 特別有感覺)

希望 你有機會能多回來...

多為自己的故鄉 貢獻智慧 以及防止鳳林文資悲劇不斷發生...

畢竟 故鄉只有一個...
他國城市再美好,機會再多,也是為人作嫁...
終究你會發現,離開自己的土地越久,熟悉的土地會離你越來越遠...


翁基峰

yangchihhao 提到...

嗯!對,我也是看到鳳林煙樓暖心房部落格有那篇文章,又回來找到與品川家族的書信,才更確定與品川家族的淵源。我應該年後會寄幾張去日本給他們吧!

去年春節你們在鳳林有辦菸樓的相關活動,當時母親有給我一張你的名片,我就是那位在上海工作,也跟藝術展覽有關係的那位。

鳳林對我而言,越來越遙遠,雖然對故鄉有感情,但是鳳林沒什麼工作機會,也實在讓我有點猶豫。印象中,你是金門人,如果記錯,請見諒,離鄉背井,對故鄉的感情,你應該可以體會。

文資的悲劇,只有我們在外地待過,比較能夠分辨出來,當地居民的觀念如果沒有經過啟發,也很難跟得上外面的腳步。學長在公部門工作,面對這個悲劇的發生,也如此的無助,我想我們都還是要加油。有機會再跟你多聊一下,謝謝你的到訪。